赏析 注释 译文

东海有勇妇

李白 李白〔唐代〕

梁山感杞妻,恸哭为之倾。
金石忽暂开,都由激深情。
东海有勇妇,何惭苏子卿。
学剑越处子,超然若流星。
损躯报夫仇,万死不顾生。
白刃耀素雪,苍天感精诚。
十步两躩跃,三呼一交兵。
斩首掉国门,蹴踏五藏行。
豁此伉俪愤,粲然大义明。
北海李使君,飞章奏天庭。
舍罪警风俗,流芳播沧瀛。
名在列女籍,竹帛已光荣。
淳于免诏狱,汉主为缇萦。
津妾一棹歌,脱父于严刑。
十子若不肖,不如一女英。
豫让斩空衣,有心竟无成。
要离杀庆忌,壮夫所素轻。
妻子亦何辜,焚之买虚声。
岂如东海妇,事立独扬名。

译文

译文
  杞梁死后,他的妻子在梁山脚下哭泣,梁山为她的一片至诚所感动,梁山为之倒倾。只要是一往情深,至诚一片,金石都会为之打开。东海有勇妇,怎么会惭愧不如苏子卿呢?她向越女学剑,腾奔若流星。她不惜自己的生命,为夫报仇,即使死一万次也绝不后悔。连苍天都被她的真情所感动了。她身手不凡,十步两躞跃,三呼一交兵。她粲然明大义。北海的李邕,把她的事迹奏到朝廷。天子免去了她杀人的罪过,把她作为烈妇的典型给予表彰,并以她来警明风俗,使她的美名远播。她名在烈女籍里,彪炳史册,已很光荣了。淳于意之所以能免诏狱,是因为他的幼女淳于缇萦毅然随父西去京师,上书汉文帝,痛切陈述父亲廉平无罪,自己愿意身充官婢,代父受刑。文帝受到感动,宽免了淳于意,并且自此废除了肉刑。如果十个儿子都没有出息,那还不如一个女英。豫让为报智氏对自己的知遇之恩,用漆涂身,吞炭使哑,暗伏桥下,谋刺智氏的仇人赵襄子,后为赵襄子所捕。临死时,他求得赵襄子衣服,拔剑击斩其衣,以示为主复仇,然后伏剑自杀。要离谋杀庆忌,向来是被壮士所轻视的。要离的妻子和孩子是无辜的,焚烧他们的尸体是为了买虚的声名。怎么能够与东海勇妇相比呢,为夫报仇成功了,而且还宣扬了自己的美名!

注释
梁山:山名。在今山东东平境内。
杞妻:春秋齐大夫杞梁之妻,或云即孟姜。杞梁,名殖(一作植)。齐庄公四年,齐袭莒,杞梁战死,其妻迎丧于郊,哭甚哀,遇者挥涕,城为之崩。后演为孟姜女哭长城的传说。
苏子卿:苏武,字子卿。他奉汉武帝命令,出使匈奴,被囚禁北海牧羊十九年,坚贞不屈。后来汉武帝去世,昭帝即位,汉朝与匈奴修好,苏武归汉。苏武的民族气节从此流传千古。
越处子:即越女。春秋越国,南林会稽一个山野少女,在竹林中奇遇一化身老翁的通灵白猿,白猿以竹枝为剑与少女对阵,遂长啸一声而去。少女悟出用剑法,与越王勾践坐而论剑。越王赐其号曰“越女”,称“当世莫胜越女之剑”。
蹴踏:踩,踢。
伉丽:即“伉俪”,夫妇。
北海李使君:李邕,字泵和。唐代书法家。广陵江都(今江苏扬州)人。曾任左拾遗、户部员外郎、括州刺史、北海太守,人称李北海。
沧瀛:沧海,大海。这里指东方海隅之地。
淳于:即淳于意,西汉初期著名的医学家,因曾任齐太仓长,故人们尊称他为“仓公”或“太仓公”。
不肖:品行不好,没有出息。
豫让:春秋战国晋国人。为晋卿智瑶家臣。

译文及注释二

译文
梁山的倾颓,是因被杞梁妻的恸哭所感动。
这真是深情所在,金石为开啊。
东海有一位勇妇,其英勇之事迹,一点也不比关东为父报仇的贤女苏来卿差。
她曾向越处子一样的击剑名家学剑,超腾跳跃,快若流星。
她为夫报仇,慷慨捐躯。
万死不顾,其精诚可感上苍。
她手执雪刃,十步两跃,三呼一击地与仇人交战。
结果将仇人之头,高悬于城门之上;将仇人之肠肺,用脚践踏为泥。
以此来报答其夫妻伉俪之情,此举大义粲然,为人称颂。
北海的李使君,将此事上奏朝廷。
朝廷下旨免罪,以警风俗。其事迹在东海之畔诸郡厂为传颂。
从此她的芳名著于《列女传》之中,在史籍上万古流芳。
汉朝肘,皇帝因缇萦而免了其父淳于公的牢狴之灾;
战国内,赵国的津吏之女一曲棹歌从而使其父脱了严刑之苦。
由此看来,就是有十个儿子,若都是些不肖之子,也不如一个女中豪杰。
以前,战国时的刺客豫让,空斩赵襄子之衣,虽有壮心而其事不成;
春秋时刺杀庆忌的刺客要离,更是为壮土所不齿。
其妻子儿女又有问罪?竞让他焚死以邀买虚名。
他们哪里能比得上这位东海的勇妇啊,事成之后,在青史上独擅美名!

注释
1.梁山感杞妻,恸哭为之倾:用杞梁妻哭倒城墙事。参见本集《白头吟》其二注。又,曹植《精微篇》:“杞妻哭死夫,梁山为之倾。”此二句当本此。
2.金石:《后汉书·广陵思王荆传》:“精诚所加,金石为开。”
3.勇妇:胡震亨云:“勇妇者,似即白同时人。”
4.苏子卿:当为苏来卿之误。曹植《精微篇》:“关东有贤女,自字苏来卿。壮年报父仇,身没垂功名。”
5.越处子:春秋时越国一个女剑侠。参见本集《结客少年场行》注。
6.躩跃:跳跃。
7.掉:悬挂。国门:都城门。
8.蹴:踢也。五藏:即五脏。藏.原作臧,误。
9.伉俪:夫妻。
10.北海:即青州。天宝正午改加北海郡。治所在今山东益都县。李使君:使君,原作史君,误。王绮云:“李邕为北海太守,世称李北海。所谓北海李使君,疑即其人也。”
11.沧瀛:王琦注:“沧瀛,谓东方海隅之地。又,沧州,景城郡;瀛州,河间郡。与青州北海郡相邻近,似谓其声名播于旁郡也。”
12.淳于免诏狱:淳于公。西汉人,为齐太仓令,有罪当刑。系之长安。其有五女,无男。临行时留其女曰:“生子不生男,缓急无可使者!”其少女缇萦感寓言,乃随父西入长安,上书天子,愿没入为宫婢,为父赎罪。天子伶悲其意,遂下令除肉刑。事见《史记·扁鹊仓公列传》。
13.津妾:名娟,赵河津吏之女。赵简子南击楚,与津吏约期渡河,至其时,津史醉酒而不能渡,赵简子故杀之。津吏之女说其父是为祈祷河神,而被巫祝灌醉的。自已情愿代父罪而死。简子不许。后又请其父酒醒后再杀。简子许其请。后河工少一人,律吏女自请上船摇橹,至中流而歌《歌激》之歌。歌中为其父陈情并对赵简子祝福,赵简子大悦,免其父罪,并娶其为妻。事见《列女传·辩通》。
14.豫让:战国时刺客。知伯对豫让有宠,后知伯为赵襄子所杀。豫让欲为知伯报仇,自漆身为厉,吞炭为哑音,减须去眉,变其形容,两次刺杀赵襄子不成,为襄子所擒。豫让请求曰:“今日之事臣故伏诛。然愿请君之衣而击之,虽死不恨。”襄子使人将其衣与之,豫让拔剑三跃,呼天而击之。曰:“而可以报知伯矣。”遂伏剑而死。事见《战国策·赵策》。
15.要离:春秋时吴国刺客。吴王阖闾欲刺杀吴王僚之子庆忌。庆忌时在邻国。要离请往杀之。为了取得庆忌之信任.乃诈以负罪出奔,使吴王焚其妻、子于市,庆忌始信要离。于是与之同返吴。船至中流,要离刺死庆总。要离自省莫非仁、非义、非勇,遂自杀而死。事见《吴越春秋·阖闾内传》。▲

简析

  大诗豪李白在744年离开长安,来到临淄。他在太守李邕的陪同下游览了孟姜庙、杞梁墓和淳于意墓等胜迹,并听闻到了辖区内的一些民间侠女的事迹。李白有感于“三妇”的英烈事迹,写了一首诗,名曰:“东海有勇妇”。李白在诗中写道:“梁山感杞妻,恸哭为之倾。金石忽暂开,都由激深情……”诗中提到的杞妻便是春秋时期齐国大将杞梁的妻子孟姜。杞梁战死于莒,其妻在齐城下枕尸而哭,十天之后城墙被她哭倒。李白力赞齐贤女孟姜对丈夫忠贞不渝的爱情。在这首诗里,李白以高度的热情,讴歌了齐地勇妇不辞万死为夫报仇的义勇行为,流露出诗人除暴安良的侠义思想。

赏析二

  全诗分为四段。“梁山”四句为第一段,是比兴性文二,作为发端。言夫妇之深情可以感动无情的土石。前二句言事,后二句言情。“东海”以下“大义明”以上十四句为第二段,写东海勇妇“捐躯报夫仇”。其义,可比报父仇的非来卿。其勇,可比战胜妖精白猿公的剑客越处子。“超腾”、“躩跃”、呼喊,斩仇首,抛国门,剖仇腹,踏内脏,皆言其勇。“大义明”与“报夫仇”相呼应。“北海”以下“已光荣”以上六句为第三段,写东海勇妇的义举感动朝野,非但免除了其死罪,而且美誉流传,名列史册。末十四句为第四段,用类比和对比的手法,写东海勇妇义举的突出。她的举动可比脱父于肉刑的淳于缇萦和救父免死刑的津吏女;胜过心有余而力不足,空击仇衣的豫让和为刺庆勇,焚妻子、买虚名、为士所轻的要离。“捐躯报夫仇,万死不顾生”为全诗之纲,前者言事,后者言情。
  
  颂美也是古诗的一种原则,李白乐府诗中,属于颂美的篇章也有不少。如《临江王节士歌》、《司马将军歌》、《东海有勇妇篇》、《秦女休行》,都是以古今烈士、节妇为对象的颂美之作,同样表现了李白个人的人生理想。整体上看,李白乐府诗创作正是上述言志、讽兴为基本的写作原则的一种有宗旨的写作,体现了力求恢复风雅乐流传统的创作理想。▲

创作背景

  此诗大概是天宝五载(746)夏,李白游山东济南时所作。诗中以热情的语言和夸张的笔法,描述了一位勇敢侠义的妇女为丈夫报仇的事迹。据诗云:“北海李使君,飞章奏天庭”可知实有其事。这首诗即事命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现实生活及风俗习尚。

李白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 ,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省秦安县),出生于蜀郡绵州昌隆县(一说出生于西域碎叶)。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与杜甫并称为“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据《新唐书》记载,李白为兴圣皇帝(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与李唐诸王同宗。其人爽朗大方,爱饮酒作诗,喜交友。李白深受黄老列庄思想影响,有《李太白集》传世,诗作中多为醉时写就,代表作有《望庐山瀑布》《行路难》《蜀道难》《将进酒》《早发白帝城》等。 

猜您喜欢

次韵审知十三日四绝

赵蕃赵蕃 〔宋代〕

连朝风雨已如秋,颇念林园柿栗收。
谩说为生鄙计算,迩来盐米屡关忧。

览古四十二首 其三

杨维桢杨维桢 〔元代〕

秦穆饮盗马,楚庄忘绝缨。
齐景恩一木,触槐有淫刑。
婧女告齐相,称说辩且正。
明朝拔槐令,婧父脱囚名。

好事近

刘秉忠刘秉忠 〔元代〕

酒醒梦回时,小鼎串烟初灭。留得瘦梅疏竹,弄窗间素月。

起来幽绪转清幽,幽处更难说。一曲竹枝歌罢,满襟怀冰雪。

再呈伯潜

赵蕃赵蕃 〔宋代〕

政尔羞余子,胡然说故家。
人方笑蓝缕,君乃不疵瑕。
厚义重缟紵,空言非笠车。
委思精绝处,百链出披沙。

花县霞觞八景为王明府赋 其二 灵洞桃花

李孙宸李孙宸 〔明代〕

蟠桃不可植,茫茫度索山。何似兹天台,灵洞辟人间。

桃花四运然,流水常潺潺。灵媛嘉良觌,手贻胡麻餐。

快哉仙灵居,长生安足言。

题清江常宰道院

王炎王炎 〔宋代〕

古人牧民如赤子,今人临民用笞箠。
孰知官府本无事,独恨庸人扰之耳。
临邛有客腰铜章,三年为吏先慈祥。
老农共说长官好,桑柘阴中民小康。
公庭閒暇雁鹜散,燕坐胡床清昼长。
拨烦何自文书省,治道由来贵清静。
不须柱下五千言,洙泗六经无猛政。

寄林徽君

高翥高翥 〔宋代〕

老无闲事上双眉,问着穷通尽不知。
两鹤忽飞因客到,一牛方病得妻医。
案头几卷阴功录,壁上诸家劝世诗。
见说今年公八十,鬓边财有数茎丝。

追怀曾文清公呈赵教授赵近尝示诗

陆游陆游 〔宋代〕

忆在茶山听说诗,亲从夜半得玄机。
常忧老死无人付,不料穷荒见此奇。
律令合时方帖妥,工夫深处却平夷。
人间可恨知多少,不及同君叩老师。

摸鱼儿 别处梅

张炎张炎 〔宋代〕

向天涯、水流云散,依依往事非旧。西湖见说鸥飞去,知有海翁来否。

风雨后。甚客里逢春,尚记花间酒。空嗟皓首。对茂苑残红,携歌占地,相趁小垂手。

归时候。花径青红尚有。好游何事诗瘦。龟蒙未肯寻幽兴,曾恋志和渔叟。

吟啸久。爱如此清奇,岁晚忘年友。呼船渡口。叹西出阳关,故人何处,愁在渭城柳。

上陌梯寺怀旧僧二首

司空图司空图 〔唐代〕

云根禅客居,皆说旧无庐。
松日明金像,苔龛响木鱼。
依栖应不阻,名利本来疏。
纵有人相问,林间懒拆书。
高鸦隔谷见,路转寺西门。
塔影荫泉脉,山苗侵烧痕。
钟疏含杳霭,閤迥亘黄昏。
更待他僧到,长如前信存。
© 2023 孔孟诗词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